日本经济仍难摆脱通缩--国际--公民网

日期:2019-02-27   

  日本东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,蔬菜水果基本是论“个”卖。20年前,东京的一根韭菜大略合1元公民币。不过,近年来东京生涯本钱的国际排名却始终下降,据2018年英国经济学人智库的《寰球生活成本》考核统计,东京的排名已降至第十一位。

  物价便宜了,对民众来说应该是件好事,但背地却是日本经济长期通缩的困境。因为内需不振,日本通胀指数长期在1%高下徘徊,达不到日本央行设定的2%的通胀目标。进入2019年,日本经济恐怕仍难摆脱通缩,坚持景气挑战不少。

(责编:赵芮(实习生)、樊海旭)

  此外,巨大的财政压力也制约着日本经济的发展。日本2019年度估算首次冲破100万亿日元,持续7年刷新历史。为了开源,日本政府在税收高低了不少功夫。例如,今年10月日本将再次上调破费税率至10%,进一步压缩大众钱包。不久前,日本正式开征“离境税”,渴望用这一措施为旅行业基础设施的建设补充资金。诚然日本今年的税收有望创出历史最高水平,但仍不足以弥补财政支出,依靠借款的财政运作不得不连续保持。

  另一方面,日本民众对数据上的“繁荣”并不买账。目前,经济增添已现疲软之势,去年三季度日本GDP同比下跌2.5%,为2014年二季度以来最大跌幅。世界银行近日的报告猜想,日本今年经济增速仅为0.9%。

  一方面,日本经济从前多少年创下新一轮长景气周期。去年,日本继续推进“观光破国”,访日游客首次攻破3000万人次;通过《入管法》修正案,扩展接受本国劳能源;继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之后,大阪赢得2025年世博会主办权,时隔半个世纪再现的奥运世博“双响炮”,也被赋予日本经济再次振兴的象征意思。

  日本经济近期面临的主要危险是货币政策空间收窄。“安倍经济学”履行以来,日本央行通过购买交易所交易基金(ETF)跟国债、贸易银行存款负利率等手段,扩大货泉投放。截至2018年11月,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约456万亿日元(1美元约合109日元),是宽松政策实行之前的3.6倍。通过“买买买”,日本央行成了近四成上市企业的大股东。日本金融市场的流动性跟价格功能已经失真。在寰球经济走弱、一直定性增强的背景下,日本央行只能维持宽松,如何退出尚无方向。

  全球贸易摩擦令日本出口受到制约。美国多次表示,要对来自日本、欧洲的汽车加征关税,包括丰田在内的车企纷纷调解生产体系,或加大在美投资建厂力度,或转战其余市场。据日本媒体报道,日企已感想到全球商业摩擦的寒风。

  陷入通缩20多年来,日本努力应答挑衅,但国内高龄少子化等诸多不利因素使得抗通缩这条路愈发艰难,日本经济仍将负重前行。(田 泓)